ksliveapp

许卓然是真没想到方安然说做就做,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他还没找她的麻烦,她就将视频发到网上去了,这让许卓然不由气急败坏,循着刘小爱给的网址看了看。

安然将这视频放在这个游戏讨论最火爆的论坛上,标题一看就吸引人:“八一八和有妇之夫卓尔不群秀恩爱、开房的XX服第一美人小小爱。”

下面先贴了两人在游戏里的打情骂俏,特别将那个奔现宣言用加粗红框框了出来。

后面就放了两人开房的视频,当然为防和谐,不和谐部位都打了马赛克。

由于这两人对自己的长相比较自信,在网上的头像,用的不是系统的,而是根据自己的长相捏的脸,所以让两人想否认视频中那对裸裎相见的人不是他们都办不到——事后许卓然不止一次的后悔,要不是他觉得自己长得帅,想在游戏里卖弄,引同性嫉妒,异性追逐,非要用自己的脸捏头像,这会儿也不至于抵赖不掉了。

这帖子一发,论坛和游戏里顿时火爆了。

因为不少人都知道这两人是游戏情侣,平常经常在游戏里送玫瑰表白秀恩爱,也有人想过这两人在现实中不知道有没有老婆或丈夫,但因不少玩游戏的玩家在现实有老婆或丈夫,照样会在游戏里结个婚,送送玫瑰,所以众人见怪不怪,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只要不暴露自己的情况,谁也不知道你有老婆或老公,自然不会有人抨击你。

但,游戏里送玫瑰秀恩爱无所谓,这要真的奔现了,其中男方还确定有老婆,而不是游戏里结婚玩玩,这……大部分人都会抨击的,毕竟除了少数不结婚的人,大部分人都有老婆或老公,以及将来有老婆或老公,你愿意你将来头上戴绿帽吗?所以这种事,大多数人自然会骂,特别是一些嫉恶如仇的人,更是将刘小爱和许卓然骂的狗血喷头,虽然这会儿两人还没上游戏,但几乎可以预料上游戏之后,只怕会被人围攻,这种情况,看的许卓然不由目眦欲裂。

他是真的没想到,方安然还真会将这东西传到网上去,毁他的名声!

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名声即将闻风十里臭,于是赶紧联系刘小爱,道:“你赶快去帖子下面说,发别人的真实信息违法,逼方安然将帖子删了,最好发动你的朋友一起发,我也会找人一起发,再找找论坛管理员反映情况,争取早点删帖,减少影响。”

“好,我知道了。”刘小爱也知道这样下去不妙,所以自是答应了,当下便去找狐朋狗友帮忙发质疑的帖子,帮忙举报给管理员。

而许卓然回家之后也没第一时间去找安然的麻烦,而是去吵着让网站删帖。

温婉可人清纯蕾丝美女居家写真

最终帖子的确删掉了,但是,该知道的人还是知道了,顶多是没有闹的满网都是,但在游戏里,许卓然和刘小爱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这是许卓然试着上线感受到的,简直是如过街老鼠,到处都有人议论,还有人谩骂——两人以前在游戏里相当高调,没少得罪人,这会儿人家抓到他们这个把柄了,还不往死里骂他们,让他们就算删掉了论坛上的帖子,游戏频道里是难听的话,也搞的两人没法玩下去了。

本就在游戏里因沧海一粟打脸过的不如意的许卓然,看自己在游戏里的日子更不好过了,便与刘小爱商量着重新练个账号,毕竟光改名的话,他们以前都是排行榜上有名的人物,光改个名,别人还是能从排行榜上多了个陌生名字认出来他们的,除了重新换个账号也没别的办法了。

于是卓尔不群和小小爱这两个名字,便从游戏里消失了,他们新换了什么名字,别人是不知道了,毕竟他们也不会让别人知道,免得哪天传出去了又被人针对。

由于卓尔不群不上线了,于是他先前花了无数心血建的公会也就风流云散了,看的他心疼不已。

安然知道发那个帖子,顶多只能逼许卓然换号,更多的用处也没有,毕竟这种小事情,舆论能量也就那么多,不过能逼的许卓然换号也算不错了,毕竟对方花了那么多钱那么多精力经营卓尔不群这个号,一朝风流云散,还让许卓然名声受损,肯定会让他气死了。

但曝光他出轨的作用也就到此为止了,不会有更多用处了,所以要想从真正意义上收拾许卓然,还是得釜底抽薪,让许父许母伏法,许卓然没了靠山,日子才能更不好过。

就在安然准备将许父许母贪污受贿的证据交上去的时候,许卓然找上了门来。

原来,安然那天离开酒店后,觉得她跟许卓然已彻底撕破了脸,可以不回以前跟许卓然的那个家了,而是回了自己的房子,早一点回自己的房子,就可以早一天自己烧饭吃,说实话,外卖吃多了还真有点腻,还是自己做的饭吃着香。

许卓然先前忙着处理网上风波,一直没与安然联系过,等从代练那儿拿回早就在练这时已练好的新号,将旧号上的装备过渡给新号,游戏里的麻烦解决得差不多后,许卓然这才找到安然,准备跟她提离婚的事。

不过在提这事之前,想到方安然让他栽了这么大一个跟斗,许卓然还是打算教训安然一顿——见了安然的面,许卓然就一个巴掌挥了上去,想给安然一个耳光。

安然哪会让他打到,当下闪到了一边去,还在他背上轻轻推了一把——怕推重了会把许卓然推的撞到墙上,别撞死了,让她搞了个过失杀人的罪名,那就不是她想看到的了——许卓然一巴掌下去,打空了,人失去平衡,再加上安然的轻轻一推,许卓然便一个趔趄,朝前摔了个大马趴,因头栽在地上,牙齿磕的生疼,差点没崩了,糊了一嘴血。

许卓然不信邪,还以为这是自己不小心才发生的,于是当下小心了些,又朝安然打了过来,却见安然再次一闪身,又轻轻一推,许卓然再次摔了个大马趴,又糊了一嘴血,脸上看起来血糊糊的,怪吓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