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里尺度最大抖音号

   “恩,要娶。”

   “好办,你放心吧,我中午的时候就将这事儿给你办了。”

   “好。”

   路思恒吃过饭,刚躺床上,神医就来了,在神医进来前,妞妞收拾了桌子上的碗筷,神医进来什么都没有看到,只闻到了空气中残留的味道。

   “这是……”

   “我刚吃过饭。”妞妞立刻一副胆小懦弱的可怜样。

   神医也没说什么,直接去看路思恒,伸手给把了脉,发现事情按照预期的发展,心下挺开心,“路大少爷的药,熬好了吗?”

   “早起的时候已经给喂了,只是……”妞妞一副不敢说的样子。

   神医皱眉,“说吧,只是怎么了?”

   “只是少爷昏迷不醒,药只喂进去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并没有喂进去,都洒了。”

   神医了解后笑了,“没事儿,只要吃下去一些就可以了。”吃下去,连五天都撑不过去,怎么差也要挺个十天。

   妞妞没有再说话,神医却说:“我现在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让路大少爷早点醒过来。”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是。”

   神医走了,妞妞上前查看,路思恒这会儿已经睡着了,她叫来小兰,让小兰守着,自己则悄悄离开出去报信儿。

   她去找了乔建齐,将路思恒的想法说了一声,乔建齐说:“放心吧,这事儿我跟小六说,让小六去路家一趟。”

   “这中间是不是需要一个中间人?”

   “没关系,有人,到时候小六肯定能进路家。”

   “那就好,我便先回去了。”

   “好。”乔建齐非常不舍的看着妞妞,一路将她送到了路家墙外,妞妞这才翻墙进去,乔建齐还发了一会儿呆才去找了乔建。

   妞妞回去之后就守着等消息,这期间路家其他人,没人来看路思恒,仿佛这个人的生死并不是什么大事儿。

   午饭过后,路思发来了,一个人来了,小孩子脸上还带着紧张,进门就问,“你就是大哥带回来的女人?”

   “是。”妞妞看着路思发,想着要不要给这个孩子瞧瞧。

   路思发就问了这一句,也没有再问别的,而是扭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有些失落的说:“大哥还没有醒过来?”

   “没有。”

   “神医怎么说的?大哥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妞妞摇头,“不知道,神医并没有说。”

   路思发垂头丧气的上前坐在床上,担忧的看着床上的人,开始对床上的人说话,“大哥你早点醒过来吧,你肯定会醒过来的对不对?”

   “大哥你不醒过来,思发心里怕怕的,别人都说哥哥是会保护弟弟的,大哥也会保护思发吧。”

   妞妞就坐在一边听着路思发喃喃自语,最后只感觉这孩子挺逗,她出声问,“你怎么会这样想让你大哥醒来?”

   路思发抬头看向妞妞,并没有回答妞妞的话,反问道:“你是大哥带回来的女人,你就应该盼着大哥早点醒过来,这样你在这里才能活下去,若大哥出事儿……你恐怕不能留在这里。”

   “我知道。”妞妞感觉路思发人小鬼精,“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话。”

   路思发沉默了一会儿,干脆起身走到妞妞面前,然后严肃又认真的看着妞妞,眼底竟然充满了……同情。

   “其实我与你一样,如果大哥没醒过来,我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会很难过。”

   “怎么会,你不是路家的三少爷?”

   “是又怎么样,我祖母并不喜欢我父亲,大哥是祖父亲自点的下一任家主,若是大哥出点事儿,那么可以当家主的人选就需要祖母去选,祖母不喜欢我父亲,定然也不会选我父亲。”

   “很有可能是二伯或者小叔,无论是他们谁我都不喜欢,就现在路思强还总想着逮到机会就欺负我,若以后他父亲成了家主,那更没有我的活路了。”

   妞妞失笑,“你看得还挺清楚。”

   路思发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我只是年纪小,又不傻。”

   妞妞伸手将桌子上的点心递给他,“要不要吃点?”

   “不吃了,没什么心情,我只想大哥早点醒来。”

   “这是院子里人做的,你可以尝尝挺好吃,外面没有卖的。”

   路思发犹豫了一下,拿过来一个慢慢吃了起来,他并没有表达好吃与不好吃,只不过在吃完一个后,又拿了另一个证明他是喜欢吃的。

   这时几个孩子跑了进来,带头的小孩子嚣张的很,进房间看到妞妞与路思发两人坐着,路思发手上带拿着吃的,直接伸手就将桌子上的盘子打翻在地,嘴里甚至还骂着,“路思发你有没有良心,大哥都病成这样了,你竟然还有心情吃东西?”

   “你没吃东西?说话前你先把自己嘴擦干净再说话。”路思发慢吞吞说着,眼底带着鄙夷,垂头看向地上的糕点,感觉可惜了,这么好吃的东西,被糟蹋了。

   路思强闻言还下意识伸手衣袖擦了一下嘴,随即感觉自己这样做有些傻,立刻瞪着路思发,“你……你……”

   “你不是来看大哥的吗?为什么还在这里吵吵闹闹,大哥是病人,病人不可以吵闹你不知道?”路思发又道,语气中也是对路思强的不满。

   妞妞看着路思强,不由皱眉,心中也更加肯定,这毒……就是二房人下的,因为路思发中毒了,但路思强并没有。

   而且这个孩子一看就是没有脑子的,还不如小自己几岁的弟弟路思发。

   “我就是来看大哥的,还用你多嘴。”路思强恼羞成怒的吼了一声,然后快步去床边看了一眼,眼底满是怨毒与不屑,甚至还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还没死。”

   这孩子的小声嘀咕并不小,至少……屋里长耳朵的人都能听到。

   路思发当场就生气了,以着路思强吼道:“你刚才说什么。”

   路思强回吼,“你闭嘴,有你什么事情,不是说大哥不能吵到嘛,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吼来吼去的?”

   “我就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就说他怎么还没死,怎么了?心疼啦,他又不是你亲大哥,还真当自己是亲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