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站老司机

小助理看这个脸皮厚的男人和闻人认识,她便不告状了。

林珝起身问:“饿不饿?”

闻人:“我减肥。”

林珝:“那你陪我吃。”

他先走了,闻人在他背后脸上露出娇羞笑容,原来这一年他也没忘了自己啊。

说来也是,自己长得这么好看,他怎么才能忘记。

她去换衣服,出来时林珝的车已经停在更衣室门口了。

那一顿晚餐,林珝只负责道歉、认错和挽留。毕竟真爱遇到了决不能轻易放手。

也是那个晚餐,闻人数落责怪骂他还说自己的委屈。

毕竟她也喜欢眼前的这个男人。

说了好久,林珝紧张的结巴说:“闻人,我发现,我,好想,比我想象中,还要……”

“还要怎样?”闻人也紧张的问,她眼睛看着林珝的嘴巴,希望听到那个答案。

清纯酒窝美女甜美怡人私拍图片

林珝没让她失望,他说:“爱你。我比我想象中还要爱你。”

说完后,他卑微的问:“你对我还什么感觉?”

闻人高冷道:“没感觉。”

林珝一听这话心碎了一地,他端着酒杯一饮而尽,在听到闻人的话,他手都不知该如何摆放。

闻人又说:“只是刚才的一秒对你没感觉。”

林珝忽然又笑了,“那也就是说,就那一秒没感觉,剩下的都有感觉啊。闻人,你其实还喜欢我对么?”

“你不是也爱我么。”

林珝再次喝完一杯酒,第一杯酒含着苦涩,第二杯酒带着甜蜜。

“复合吧。”

闻人笑的苹果肌突出,她眼眸微闭,笑着点头,“嗯。”

这一次她没有隐瞒,他也表示,“我心眼会大一点。”

但是回家后,他求着云舒,“小舒姐,你千万别给你弟弟整情敌了啊,你弟我娶一个媳妇真的不容易。”

云舒:“放心吧,自家人我肯定会帮你霸占好的。不过闻人真不错,小珝好眼光。”

闻人也对经纪人和家人坦白她恋爱了,经纪人不同意,闻人又说;“我对象是小云总的弟弟,轻轻姐的亲弟弟。”

经纪人无话可说,谈就谈吧。

一直到结婚,林珝得到闻人的人和身子他心才落地,“终于把你娶进门了,我在也不用提心吊胆了。闻人,你知道和我结婚意味着什么吗?”

闻人问:“什么?”

林珝:“这辈子都不能离婚。”

闻人傻乎乎的说:“不对,只要双方同意,军婚还是可以离婚的。”

林珝从婚床上气坐起来,他眯眼打量娶进门的妻子,“所以你在婚前还特意在网上查过军婚可不可以离婚?”

他的眼神过于危险,闻人后悔的想咬舌头,在新婚夜说离婚好像不太好啊。

林珝掀开被子一下子蒙着两人的头,“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同意离婚的。”

他狠狠的惩罚了闻人后又恐吓她,再敢说那两个字,直接家法伺候。

结婚后的林珝在部队表现积极,他一直在往上升,就为了在那里站稳脚跟,以后带着闻人去他在的城市生活,每天二人都相依相伴,这是两人目前的美好愿望。

中间的曲折林轻轻不知道,只有当事人知道。

林珝在部队的打算他只告诉了妻子,并未告诉姐姐。

林珝对闻人说:“咱俩都结婚了,我的事儿理应你知道。咱姐也有她家庭,都成个体户了。”

闻人觉得她嫁对了人。

林珝将她摆在前边,她每次生气丈夫不在身边时,只要一和林珝打电话她就没有火气了。

而林珝也知道了妻子的不高兴,每次打电话听声音都能感受到她在想自己。

为此他不放过部队的任何晋升机会。

首长问他,为什么功利心这么大。

林珝说:“报告首长,我如果在部队谋个一官半职,我就把我妻子接过来住,以后在这里落脚生根了。”

首长笑话他,年轻小伙子心里都是媳妇。

听到妻子要来他这里拍戏,林珝对上级请假,原因:媳妇来了,陪媳妇两天。

林轻轻家已经三个孩子,她看着老小遇湦在屋子跑来跑去的,她问弟媳,“闻人,你和小珝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要孩子?”

闻人说:“孩子的事情还早,我们想都稳定了再要。”

林轻轻并未催孕,她笑着点头,“你们做计划就好。”

晚餐时林轻轻和儿子是在弟媳这里用餐,闻人说:“姐,你给姐夫打个电话一块儿过来吧。”

林轻轻说:“医院太忙他今晚可能都不回家了,我和遇湦陪你吃个饭,一会儿散步回家。”

“那怎么行,一会儿我开车把你们送回去。”

林轻轻推脱不让,“你早点休息,我和遇湦到下边坐着出租车就到家了。或者让家里的司机来接,你别跑一趟让你留在紫荆山你又不留,一个人回家我们还担心。”

闻人问:“爷爷身体怎么样?”

林轻轻:“挺好的,回了趟老家住了几天回来的时候去你姐夫医院做了个体检身体很健康。”

闻人点头,她们晚上吃饺子。

闻人在调馅,林轻轻在和面。遇湦一个娃娃无聊的在看电视,他想看西游记,但是看完了。

闻人为外甥播放了一个哪吒的动画片,这个动画片吸走了孩子的目光,才让两位大人可以好好的说话。

“小珝昨天和我打电话还说担心爷爷的身体,今晚我也可以告诉他了。”

闻人又说:“姐,爷爷养老本来是我和小珝的责任,结果让你和姐夫一直在替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们。”

林轻轻不高兴,“你看你说的什么话,为爷爷养老是我和小珝共同的责任,小珝是军人常年不在家,不说让他陪你了,我们再给你弄个老头整天在家让你做饭吃喝伺候着这叫什么话。如果真是这样,那小珝娶的就不是老婆了。”

闻人去擀饺子皮,她说:“但是作为孙媳妇这些义务我应该尽到。”

“有心是好事,但是姐比你们俩更适合照顾老人。紫荆山大,家有佣人,而且谢爷爷也需要个老友陪伴解闷。咱爷爷也需要个朋友说话聊天,在老宅不需要我和你姐夫操心。